2019-01-26-父母問你借錢,你會借貸給父母嗎?

我個人情況比較悲劇,父親是個敗家子,常年問我要錢借貸,我經常一句“借你麻痹”打發了。後來發現他經常偷我媽媽的錢,害得我媽媽沒辦法好好生活,我就不得不給媽媽打錢了。別人家都是孩子剛畢業,父母幫助孩子發展,我是畢業之後一直幫著父母養著他們,還好現在父母終於離婚了,我媽能獨立生活,而父親大人的電話我從來不接,因為他敗光了我家兩套房子,又在離婚前把家裏僅剩的錢敗光了。

昨天晚上,父親打來電話借貸,語音親切溢於言表,在電話那頭呼喚多時,我久久不敢應答。我向來不相信“鱷魚的眼淚”,一個人智慧的形成,也就在前二十年,後來的日子,大多是在強化偏見,所謂浪子回頭,不過是浪子從前在否認著真實的情感/隱藏著真實的情感,當他面對真實的情感時,才會有所謂的浪子回頭,然而浪子回頭的事情太少太少,一個思維體系出現嚴重偏差的人,是可以將種種觀念強加偏見,以維護自身價值觀穩定,為了穩定,人可以不愛真理,為了穩定,為了尊嚴,為了面子,人可以放棄真理,放棄真知,當人從驕傲,虛榮,攀比中獲得樂趣時,就會從偏見中獲得無窮的快感,形成正向的循環反饋,強化偏見。

所以我相信,世界上的確有人是已經無可救藥了的,比如我的父親。至於我的母親,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她的錢,都被親人借貸搜刮去了,我分析過她總是把錢借貸給親人的原因,大概是其他親人都讀過大學,我母親沒有什麽高等的學歷僅僅是一個高職生,因此我媽媽心懷自卑,無法融入其他親人的圈子,但是我媽媽賺錢比其他親人都要多,所以當別人需要我母親體現存在感的時候,我媽媽就會挺身而出,狂砸錢,棄自己兒子於不顧。比如我大三的時候,我媽說舅舅出車禍了,買房子了,我媽給了舅舅一大筆錢,搞得我生活費從萬元跌至千元,日子過的苦不堪言。養孩子母親是得不到什麽存在感的,養親人,方能體現一個大家族長女的風範。

比如我借貸給別人錢的心理,是凸顯自己重要性,因為自己長期沒有朋友,沒有存在感,希望通過奉獻的方式,體現自身的價值,但其實並沒有體現重要性的作用,這個重要性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自我奉獻自我感動的產物,比如說我的母親,沒文化,但賺錢最多,她在有文化的兄弟姐妹那裏沒有存在感,就借貸支出錢財刷存在感,然而別人都覺得她是傻子。這個存在感是想象中的自我奉獻,感動了自己而已。

但是母親雖然如此,從小到大養我的也就我媽媽一個人,現在被我爸敗光了積蓄,我養媽媽也是合情合理的,只要她別拿我的錢去和親人們吹噓就好。當親人們知道我寫劇本收入還可以的時候,所有人都來找我談話借貸,這讓我很不適應,後來我就改換風格,每天賣窮,再關了QQ空間,不再體現賺錢的能力,對錢閉口不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