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8-如何看待現在民間小額借貸?

我覺得民間小額借貸這個產品是應該有的,有需求才會出現這麽多APP,但是實際上現在的小額現金貸的發展有點病態。主要體現在哪裏呢?過高的利率。首先糾正題主一個誤會,實際上現在的小額現金借貸多半是針對學生和藍領,白領並不是他們的主力客群。因為白領的資金渠道較多,而且對於過小的額度,現在現金貸的用戶體驗很差,白領人群很少會選擇這種渠道進行借款。所以實際上現在的小額現金貸主要是針對學生,藍領,大城市的中下層打工族。所以就導致此類客群下沈過於厲害。

據我所知小額高息現金借貸的主要目標客戶甚至包括重度民間借貸依賴者和征信小白。這類人群風險很高,各種現金貸APP的老板也是知道的。但是這部分人群需求旺盛,其他上層客群用戶競爭激烈營銷成本高,而且已經形成了以螞蟻、京東、宜信等寡頭,存在較高的壁壘。所以只能看向P2P和小貸公司都不太做的下層客群。那麽怎麽辦呢?提高利率嘍,這套思路邏輯上是成立的。

其實他們很多機構不是指著超高利率過活。現在這種情況是在洗用戶的階段,也就是說。我開個大口子讓所有人都進來,之後逾期雖然高但是我以高利率,高違約金覆蓋。基本上很多機構的要求就是能夠覆蓋成本就好。目的只在於洗用戶、同時訓練模型。很多人會說為什麽不上來就用較為精準的模型精確分辨好用戶和壞用戶從而去掉壞用戶之後再把利率降低呢?但是問題是,在國內基本沒有任何一家機構對這部分人群專門制定過金融產品(這裏專指線上申請、放款,同時自動審批為主的高頻現金貸)。這類業務實際上與傳統消費金融,零售信貸金融,小微金融的專家模型經驗都並不完全適用。

另外由於額度過小,數據成本是很難覆蓋的。如果市面上的主要數據產品都進行采購用於授信。粗略估計10-15元/人應該是有的。但是小額現金貸的當前平均額度也就是1000左右,也就是說要用放款額的1-1.5%作為數據成本這是很難接受的。另外最近政府監管部門也發出了整頓要求,重點就是超高的利率,暴力催收和基本沒有風控這三個要點。對於風控我認為現在較多公司實際上不是不做風控,而是風控在逐步成型的過程中(此類業務在國內開始發展應該是在15年底,高速發展期應該是在16年中旬,當前這個節點應該很難完成完善的風控規則和機制),大多數公司把很多數據做為埋點。

在業務過程中逐步去更新。現在看起來小額現金貸比較被妖魔化,以現階段情況來看也確實造成了不太好的影響。但是我認為很多公司本身並不是要把這條道走到黑。他們的想法是利用窗口期逐步降低利率將自己逐步引向合規。但是當前監管應該已經開始有所動作了,所以這個本身就是很監管的賽跑。爭取盡早完成自糾。總體結論是,當前市場很亂,野蠻生長,而且確實存在不合規,但是其中領頭的幾家機構都是比較踏實做事的公司以發展的眼觀看待我覺得這類公司會在一定時間內糾正自己的錯誤。

Comments are closed.